广西热线
主页 > 娱乐新闻 > 电视资讯 > 内地电视剧资讯 >

剧情紧凑反转不断 “二张”飙戏张力十足

发布时间:2023-02-02 13:48:14

《狂飙》

扫黑反腐题材剧《狂飙》即将迎来大结局,该剧在播出期间横扫收视率榜单,口碑与热度一路“狂飙”,网评分也飙升至9.1。数据显示《狂飙》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50%,单日播放量突破2亿。作为开年第一热剧,《狂飙》在扫黑题材固有吸引力的基础上,引入了反派演变视角,将类型元素运用到极致,加之一众实力派演员互飙演技,是这部作品在播出后能够迅速出圈,成为开年爆款的原因所在。

▍反派视角表现人物演变

和通常的扫黑剧不同,《狂飙》前半部戏的重点没有放在案件层面,剧情主要讲述了高启强如何“变坏”,从一个老实巴交的卖鱼仔堕落为心狠手辣的黑社会老大。这是国内影视作品中少有的反派人物演变史,完全跳出了脸谱化、扁平化的反派人物塑造。

大胆引入反派人物演变视角,《狂飙》让人耳目一新,也让人心情复杂。在高启强黑化的过程里,有流氓恶势力的欺凌,有贪腐人员的盘剥,有骨肉亲情的拉扯,有对出人头地“尊严感”的渴望,还有钱权诱惑下人心的嬗变、人性的沉沦。剧情表现了普通人在时代环境的推波助澜和个体命运抉择的共同作用下,一再试探心中的恶,最终被黑暗吞噬异化成怪物,这让很多观众对高启强这个犯罪团伙头目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但《狂飙》中的“变坏”并没有停留在底层小人物黑化发家复仇爽剧的猎奇层面,作品秉持现实主义创作理念,把反派人物演变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的社会现实相结合,把扫黑题材拍出了真实的年代感和纵深感。剧情讲述了为恶一方的黑势力如何从无到有发展起来,展现了黑恶犯罪的滋生土壤,揭示了社会转型过程中重视效率而忽视公平,滋生出的资源垄断和权力腐败。

相较以往的同类题材,《狂飙》是首部以扫黑除恶常态化、政法系统教育整顿为背景的电视剧,反映现实的深度和锐度前所未有。这部扫黑反腐剧通过一场跨度20年的扫黑除恶斗争来挖掘人性、反思现实,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严峻现实引申出“扫黑除恶、打伞破网”的破冰行动,最终回应了“如何不让人变坏”这个时代之问。

▍剧情高能不断制造悬念感

《狂飙》可以说是今年春节期间最热门的影视作品,电视剧播出后有大量网友反馈过年期间全家都在追剧。首轮播出《狂飙》的央视8套一直保持收视领跑,北京卫视1.5轮播出后收视同样一路狂飙。就连剧中反派角色高启强捧在手中的《孙子兵法》,也成了剧外卖断货的热销商品。《狂飙》大热,很重要的原因是作品在突出主题表达的同时,兼顾了大众文艺作品的艺术性和观赏性,剧中不但有反派演变史,也有类型化创作上的新探索。

《狂飙》以三段式结构创新叙事,编织时光流转中的高戏剧性故事,突出人物的命运抉择。高启强的一路黑化和安欣的“一夜白头”,展现了一黑一白两个主角人物的命运曲线和正邪交锋的错综复杂。剧中每一篇章结尾的画面都定格在十字路口,象征了人生路上令人唏嘘的跌宕与反转,其中《狂飙》第二篇章结尾,安欣、高启强擦肩而过交汇的一幕,充满了宿命感和史诗感。

作为类型剧,《狂飙》的一个核心亮点就是把握住了现实主义创作基调。主创团队做了大量的实地调研,让故事更加丰富、扎实。在电视剧的第三篇章中,剧情呈现了高启强隐蔽的拉拢腐蚀公职人员的手段,他特意搞出了针对基层公务员家庭孩子的幼儿园和专门服务离休干部的养老院,以这样的方式收买人心,“抓”住了官场的两头。和那些打打杀杀的情节相比,如此不动声色的犯罪手段更让观众感到黑恶势力一手遮天的触目惊心和无孔不入,剧情在增加观赏性的同时,也呈现了现实层面扫黑反腐的困难和复杂。

《狂飙》借鉴了类型片成熟的故事讲述方式,草蛇灰线的编排反转不断,高能剧情节奏紧凑、引人入胜。剧中围绕谁是保护伞的重重疑团打造悬念感,对曹闯、李响等警队中灰色人物的塑造,突出了他们在现实选择中的挣扎,人物的命运让人共情。不过,随着《狂飙》临近大结局,一些人物、剧情的改动也引发剧迷关注。此前,《扫黑风暴》等同类题材作品曾出现过虎头蛇尾的争议,就让人感到可惜。

▍硬核演技为扫黑群像添彩

《狂飙》汇集了张译、张颂文、李一桐、张志坚、吴刚、倪大红、韩童生等老中青三代演员组成的超强阵容,在剧迷们看来,“狂飙”指的就是演技派疯狂飙戏,以硬核演技激发观众的代入与共鸣。

在电视剧的三幕篇章中,张颂文把卑微落魄的中年鱼贩、呼风唤雨的黑道大哥、笑里藏刀的随和老伯演绎得令人信服。为了揣摩鱼贩角色,张颂文在开机前每天早晨四五点去水产市场看鱼档老板批发水产,晚上十点多再跟着去看卖鱼,认真体验鱼贩的生活。

张译饰演的安欣一出场就具备了英雄光环,这样的理想化角色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人物不立体。在角色塑造上,张译为安欣加入了不少平凡小人物的“毛边”,剧中的安欣会冲动,会喊疼,会有各种小心思,丰富了过于单一的人物设定。

《狂飙》中塑造了丰满的人物群像,又狠又泼辣的大嫂陈书婷、阴狠癫狂的“斯文败类”高启盛等角色性格鲜明,让人眼前一亮的还有贾冰出演的团伙大佬徐江。作为喜剧演员,贾冰独有的表演节奏和喜感,让徐江这个反面角色性格饱满,消解了罪案情节的沉重压抑,产生了出人意料的黑色幽默效果。

值得称道的还有《狂飙》剧组的创作氛围。剧中,安欣在表彰大会上把手机藏在绑带里,在发表获奖感言时拨通电话说服李响,以及安欣在医院用警戒线逼退高启强的镜头,这两个令人叫绝的戏剧设计都是来自于张译的二度创作。陈书婷当街用衣带勒高启强脖子的精彩桥段,是来自于演员高叶的想法。张颂文在拍摄徐雷鱼塘电鱼死亡一场戏时,让把现场的电鱼设备换成不专业的,以此说明这个黑老大的儿子电鱼只是爱好,并不是以此为生,尽量弥补剧本的某些不合理。

好戏是磨出来的,演员们吃透了人物,在表演上反复打磨,在现场碰撞灵感,给角色以血肉,才会让人物从剧本纸面中活起来。在制作初期,《狂飙》就确定了全演技阵容的班底,这也曾引发出品方对剧集流量的担心。而《狂飙》最终大火,说明它找到了真正的流量密码,那就是让创作回归,让故事回归,让演员回归。

  • 上一篇:《狂飙》一路狂“飙”
  • 下一篇:李一桐谈《狂飙》:像进入了顶级“叔圈”